揭秘真实的赤壁之战:黄盖没挨打曹操未中反间计
CA88 2014-05-06 10:44:25 周瑜 诸葛亮 曹操

  真实的赤壁之战赤壁之战,是冷武器时期一场四处讴歌的战役。因为它简直包涵了全部戏剧性的元素,好比强弱比照鲜明的队伍,意志力坚强的统帅,反败为胜的迂回过程,尚有气吞山河的英雄故事。这场被祖先认定为意义庞年夜的战役,能否真如人们传统了解的那样传奇多姿?能否算得上是我国历史上“以少胜多”的经典战役?历史上的赤壁之战本相是如何的?

  “草船借箭”是借来的故事

  诸葛亮不曾有过“草船借箭”的事,倘使孙刘联军连箭都很缺乏,还谈什么抗曹?“草船借箭”也并非空穴来风,而是有线索可查。据《三国志·吴主传》裴松之注有关记载,建安十八年(213年),即赤壁之战五年后,曹操安定关中,率大军南下攻击孙吴。孙权领兵迎战,两军战于长江水入巢湖的濡须口。曹操受挫,服从阵营以待战机。一天,孙权借江面有薄雾,乘笨重战船从濡须口冲入曹军前沿,不雅察曹营摆设。曹操素性多疑,见江面水雾旋绕,孙军整肃森严,生怕有骗不敢出战,命令弓弩齐发,箭射吴船。孙权的船很快便落满了箭,船因一面受箭着重,慢慢倾斜行将翻沉。孙权命令掉转船头,让另一面受箭,等受重平均,船身平稳后,孙权指示战船排队,慢慢分手,曹操才明确上了当。这只是产生在孙权身上的一个故事,起初他没推想船身会中这么多箭,使得船要****,仅仅是情急智生之举而已。他并没有谋划“借箭”,史乘中也没说是草船。

  自从有了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后,人们就以它作为权衡、批判三国人物的规范,多数人只知道有《三国演义》,是故“草船借箭”的配角便成了诸葛亮。

  “周瑜黄盖”卖弄乌有

  人们素日以为,曹军将战船用铁链相连,使得黄盖的火攻奏效,实践上,曹军的战船之间并没有用铁链相连,只是首尾相连、衔接精致,看上去仿佛连成一串。实践上,曹军的船舰是用木板两两钉在一同,何等船身挥舞幅度年夜年夜减小,南方兵在船上可坚持战役力。同时,两年夜船一体,可以即时举行接舷战的步卒数目增加,非分特别令江东军头疼。江东水军从来以接舷战制胜,现在接舷战的难度变年夜,就不得不为此忧虑了。

  据《三国志·周瑜传》记载,武锋校尉黄盖向周瑜提议:“今寇众我寡,难与暂时,然不雅操军船舰,首尾相接,可烧而走也。”在孙刘联军构造用尽的状况下,黄盖提出的火攻的确是上佳的方案。

  三国历史上并没有黄盖应用苦肉计,但骗降确有其事。黄盖为包管无武装的火船不被截击而可以顺遂地接近曹军水寨,便向曹操投书骗降。《江表传》记载了黄盖的骗降书,他在骗降书里以为以江东地域六个郡的军力,不可以抵御华夏的一百多万军力,然则孙权、周瑜至逝世不渝,妄想抵御,所以,他为了抑止与孙权、周瑜一同被肃清,甘愿向曹操克制信服。

  曹操报告黄盖的代表,担负他的克制信服,叫他于指定的日期带自身的队伍与武器粮草,搭船由南岸到北岸来。

  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周瑜为了使得曹操深黄盖不是骗降,而是真降,格外行了一番“苦肉计”,先叫黄盖在举行军事聚首集会的时间,悍然冒犯周瑜。于是周瑜大怒,叫阁下把黄盖拖下去斩首,众将领纷纷讨情,黄盖才幸免一逝世,改打了五十下“脊杖”,打得“体无完肤,鲜血迸流”。

  毕竟是,黄盖不曾吃这个苦,也不用要吃这个苦。曹操很随便信任黄盖的克制信服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第一,他的军力比孙刘联军的军力多。黄盖不愿与周瑜玉石俱焚,是很契合常理的。第二,曹操所能知道的关于黄盖的状态是:黄盖曾经做过孙坚的下属,资历比周瑜老,屈居在周瑜之下,很大约心有未甘。第三,十几年来各方的将领背弃原主而克制信服曹操的太多。曹操受降成习俗,是以关于黄盖之降,没有存太多猜疑之心。再说,黄盖降了之后,落入自身的手心,想处置随时即可,是以,曹操担负黄盖克制信服。

  没有西风,火攻依然可实行

  不停以来人们均认定,黄盖要火攻曹军沿江停靠的船队,必需借助西北风。假如没有西北风,则黄盖火攻毫不能乐成,得出这个论断是很双方面的。

  黄盖在提议远程火攻突袭时,并没有说起风向标题,而只提到曹军船只首尾相连,就可以举行火攻。依据中国造船工程学会理事席龙飞的《中国造船史》一书剖析,中国风帆技艺出现在战国时期,而到汉代则曾经很成熟了。其中以三国东吴万震所撰写的《南州异物志》中对风帆技艺的记载最为宝贵(《安静御览·卷七七一》),这内中就细致记载了可应用侧向风力的用卢头木叶制成的帆,这种帆可以“其四帆不正前向”。是以,事先东吴水军战船设备有可应用侧风的帆是可以确定的。所以,黄盖的火攻船,并不是必需恰好沿风向开进,而可以应用侧向风。加之周瑜、黄盖屡次在长江流域举行水战,周瑜方面曾经确认这个季候的风向均可以举行火攻。

  退一步说,没有风力的感化,火攻的谋划依然可以实行。黄盖完好可以把装满了干草的船,由南岸的下流之处,斜对着北岸的卑劣之处行驶,倚仗水力,而不是风力。蔡瑁、张允没有卷入“反间计”。

  历史中的蒋干确系周瑜的同郡,也的确被曹操派去压服周瑜。但并非在赤壁之战中,裴松之注《三国志》时把它记在赤壁之战后,而且只要蒋干劝降,没有中周瑜的反间计。

  蒋干“有仪容,以才辩见称”,即便是何等愚钝的辩士却无奈撼动周瑜的意志,返来回头见曹操时蒋干还惩罚周瑜“雅量高致,非言辞所间”。这一段情节旨在为周瑜“性度恢廓、年夜率为得人”的胸怀胸怀作佐证,但却成为小说家为赤壁之战添枝加叶的作料。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周瑜应用蒋干转达了捏造的降书,使得曹操对水军都督蔡瑁、张允孕育产生了猜疑,并最终处饲谒二人,从而为周瑜去掉了一个年夜隐患,成为赤壁之战周瑜取胜的关键。

  毕竟上,史乘上的蔡瑁、张允并没有被卷入“反间计”之中,他们乃至压根就不是曹操的水军都督。《三国志·董二袁刘传》谈及蔡瑁、张允的时间,只论及二人是刘表的次子刘琮的翅膀,在刘表临终时遏止刘表长子刘琦进见,而快乐扶持刘琮下台。随即曹操南征大军将至,第一个跳出来劝刘琮克制信服的却不是蔡、张二人,而是蒯越、傅巽、韩嵩等一班刘表旧臣。这几团体私人配合的特征都是规避战乱、旅居荆州的华夏人士,比拟起蔡瑁、张允等荆州外乡仁攀来说,荆州的优点关于他们毫有意偶尔义,他们对挟皇帝以令诸侯的曹操更有好感,更愿意纳土归降以求得一官半爵。是以曹操在得荆州后也年夜施恩惠,给蒯越等十五人封了侯。但点名的名单里并未出现蔡瑁、张允,可见二人虽然也位列归降众臣中,也掉掉了封赏,却实属技艺平凡,未能掉掉重用。

  至于曹操的水军都督是谁?史乘上没有记载,不外可以必定的是,以曹操用人的习俗而言,不大约用外人指示这支庞年夜的水师。而曹操早在年关就在邺城掘玄武湖练习水师,信任都督水师的人选在事先就曾经选定。其后的文学作品出于塑造周瑜脚色的需求,捏造了蔡瑁、张允管辖水师又被冤杀的情节,也使曹操水军一击即溃在理想上趋于公允化。

  从读史的角度看,有关赤壁之战的诸多细节与人们的传统了解年夜有差异。当今学者对1800多年前战役本相的探寻能有多年夜水平的相合,曾经无从考证,就算是更为客不雅纪实的《三国志》所谈及的赤壁之战,大约也与真拭魅战役过程年夜相径庭。今天留在人们印象中的赤壁之战,更多的只是扬刘贬曹后一个掉真的历史故事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搜集,版权归原作者全部,若有陵犯你的首创版权请通知,咱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。

引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致引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